原创

美香菱,“呆”香菱,诗化香菱!

    在《红楼梦》里,曹雪芹塑造了一群光彩照人的女性形象。女主人公林黛玉是一位最具才情的贵族小姐形象,而宝钗则是一位知书达礼,温敦聪明,幽闲贞静,品格端方,容貌丰美的完美女子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包括不那么重要显眼的人物如李嬷嬷、刘姥姥乃至板儿,都栩栩如生,掩卷难忘。

   而最让我难忘还是那个被作家诗化的女奴——香菱。

 

   香菱是个苦命女子,原籍姑苏,出身乡宦家庭。她三岁被拐,长大后被呆霸王薛蟠买去做妾,后随薛家进京,一直住在荣府的梨香院。平日她要伺候薛蟠,难得有空。这一次因薛蟠外出经商,宝钗便把她带进了大观园给自己做伴。

 

   多年前看红楼梦,虽不大懂,可第一次见到她,就被她那种恬淡而脱俗的气质所吸引。香菱的独特,不但在她命运多桀,遭遇悲惨上,更重要的是,在她身上,寄托着作家曹雪芹的审美理想。众多红楼女儿,不单指丫鬟们,包括小姐们,也难再找出第二个象香菱那样对诗的追求、对美的追求达到痴迷的执著程度的人。

   香菱之不幸,在身世和处境。在她短暂的人生旅途中,不幸就像恶魔一样,时常伴随她左右。五六岁被拐子拐走,七八年间被拐子打骂度日,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心怡的冯渊,却被薛蟠那粗俗的男人来了个棒打鸳鸯。可怜一个粉雕玉琢的甄家小姐,就这样带着满腹的委曲和痛苦委身于薛蟠,虽未受打骂,但香菱的精神却是空虚的,用宝钗的话说她“心里羡慕这园子不是一日两日了。”香菱的痛苦是通过学诗的急切来表现的。

   薛蟠对于她,是命,她不得不认。自从娶了夏金桂,香菱更没有好日子过了,受到他们两夫妻的虐待和毒打,终究逃不出“香魂返故乡”的悲惨结局。

   香菱之美在小说中是展示香菱命运的重点,也许美丽正是香菱悲剧命运的原因。贾琏语“生的好齐整模样……越发出挑的标致了”,几乎每次出场,曹雪芹都要点一回香菱的美丽,事实上香菱是现实世界中最美的红楼女儿,最美与最悲惨的强烈反差,使香菱的悲剧性更为突出。美的被毁灭,是悲剧,美的被蹂躏,是大悲剧。

   香菱之“呆”表现为一是她心性纯良,二是学诗的执著上。身世悲惨的香菱并没有给我们一个凄苦愁怨的形象,相反,“笑嘻嘻”却是她的惯常神态。

   香菱在众丫鬟中,是惟一一个会写诗的女孩儿。黛玉是被诗化了的贵族小姐,香菱学诗的行为过程被作者也诗化了。香菱搬进蘅芜苑,第一个要求,就是求宝钗教她作诗。可见在香菱的心里,女孩儿有才做诗,是令人羡慕的,也是她入住大观园的追求。于是,为了这一目标,香菱开始了刻苦的学诗。

   满心想着作诗,直到梦中,也不忘半刻,终于得了一首,梦里笑了这位菱姑娘。“苦志学诗,精血诚聚”,香菱的学诗写诗的境界,真是物我两忘的最高境界。湘云联诗是抢命,香菱做是用全部的身心、灵魂去作。

   香菱之美,就是菱角花香。香菱之苦,也只有宝玉体察得到。诗化的香菱的悲剧,被曹雪芹在强烈的反差中写尽了。

     

正文到此结束
本文目录